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知识园地> 杭州人文
舞台剧《三昧》三人三椅讲完一生 是怎么做到的
发布日期: 2017-12-04 13:58

《三昧》剧照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有一部戏在杭州西溪天堂艺术中心连演3场——三个人,三把椅子,近2个小时,他们坐着就把一生的故事说完了,几乎没有眼神交流,连舞台调度都很少。

看完这部《三昧》,很多人哭了。

这部戏去年在北京首演,开演的第二天,90岁的著名戏剧家蓝天野路过剧场,只是想歇歇,那就进去看看戏吧。

戏演完了,他走上台握住了编剧兼导演一弛的手:“我最近看了很多戏,这部戏是我最近看过最好的一部。你说的这些事情,我都经历过,我不能再说了,再说我就要流泪了。”

一弛最早师从李国修,是一名老相声编剧。他在来杭的飞机上,还在给小沈阳写小品,浓郁的东北味道。

关于《三昧》,近日他接受了钱报记者的专访。

形式——

一句曲艺小调一句英文歌

却完全不会让你出戏

一弛姓张,本名张鹏,本职工作是北京电视台文艺节目中心编导。40多岁的他,一度在节目组里被同事们称作“Excel(一款表格编辑软件)小王子”,因为一个演出节目的方案,一个小品的策划,别人都是用文档,他恨不得全用表格去做。

而“Excel小王子”的电脑里,还躺着几十张表格,是他编剧、导演的一部舞台剧的结构。从2012年到2016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给剧中的三个人物——两男一女画表格,从他们8岁,画到80多岁,从民国到抗战、从内战到新中国成立,从文革到改革,最后到北京奥运,写了三个人与一个戏楼的爱恨纠葛。期间各种表格穿插,既要照顾历史,还要照顾城市发展史,照顾各种细节。他就这么几近“变态”地细细格出了北京80年的历史分层,时代变迁,以及小人物在大时代褶皱处的有情、无情。

这部剧叫《三昧》。

虽然毕业于建筑院校,学的是给排水专业,爱做木工,但一弛一直在电视台做语言类节目,语言的碰撞,包袱的出现,各种笑点和分寸,他驾轻就熟,他把这么多年语言类节目积攒下来的跟语言相关的有趣事情,留在了《三昧》里,去掉了一些他觉得不应该在戏里出现的元素——流行语啊,梗啊,那些他觉得活不了太久的东西。

而作为资深曲艺爱好者,戏里光是唱段有将近30段,各种曲艺形式,相声、鼓曲、越剧、流行歌曲,国内的国外的,能发出的声音基本都发出了,“恶趣味也好,炫技也罢,各种大杂烩,北方话叫‘折箩’。”

《三昧》里,并不真实存在但萦绕始终的广播,实时播放着各个时代的音乐、新闻、相声,这是一弛的童年回忆。小时候,父亲就带着他到处看电影、听相声,希望他能成长得更快乐一点。

这部戏有七八成时间,是各种欢乐。给观众找乐,给自己找乐,好像是一弛的优势。

“《三昧》实现了我很多语言的乐趣。但是我觉得为什么要好玩呢,我又是一个悲观的人,各种原因造成我是个很悲观的人。”一弛很平静地说。

悲观,或是某种无尽又无奈的平静,在这部剧曲终人散的时候,很多人隐隐感觉到了。一位观众站起来说:“这是我第三次看话剧,最后的时候,我哭了,让我感觉到无力,往前看不知道前路在哪里的那种。我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但我感觉到了。”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记者 马黎 通讯员 郭楠 王平    编辑:程慧雨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