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知识园地> 杭州人文
一场大展将让他与未曾谋面的竹久梦二跨越时空交汇
发布日期: 2018-10-09 16:07

丰子恺嫡孙丰羽。

策展人王一竹展示作品,左图是竹久梦二画的日本管考试的鬼,右图是丰子恺画的中国掌管考试的文曲星。

丰子恺 《儿童不知春》

这个秋日的周一,浙江美术馆照例闭馆。周遭静悄悄的,唯独在美术馆3楼的7、8、9、10号展厅,工作人员在紧张忙碌——雪白墙壁靠墙角的一侧,都被刷上了绿皮火车的颜色。昏黄的灯光在墙面上反射出点点光圈,让人联想到上世纪80年代朴素的校园宿舍。仔细看墙角那一幅幅还没挂起的作品,不由让所有人屏住呼吸——丰子恺作品125件,师友作品72件,珍贵文献120件……一个超大体量的“此境风月好”回顾展,伴随着丰子恺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就这样鲜活地呼啸而来。

展期很短

但绝对要打卡的回顾展

这个回顾展时间很短,10月10日开幕,10月27日就闭幕,但内容和体量都大到让人尖叫。就连我们这样天天看展的艺术线记者,都忍不住感慨,这么大型的展览,应该早就排进浙江美术馆的年度计划,但为何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因为一切的一切,都是策展团队在今年四个月的虔诚努力中完成。

丰子恺家训严明,7个子女全是学霸,第三代14个子孙,一半是博士。幼子丰新枚会六国语言,他的儿子丰羽,这次有心为爷爷策划纪念展览,四地五场的展览——分别在香港(2场)、杭州、北京及丰子恺故乡桐乡举办。但这并不是一场相同内容的巡展,五场展主题不一,将呈现出一个立体的丰子恺。为此,丰羽还要完成一个爷爷生前没有完成的夙愿,那就是让丰子恺与生前素未谋面的老师——有着“漂泊的抒情画家”之称的日本绘画大师竹久梦二,来一场跨越时空的交汇。

“丰子恺先生的三位老师,基本奠定了他一生发展的基调和品质,所以展览的第一板块‘器识文艺’,展出的是他与三位老师的渊源。”策展人王一竹介绍,第一位老师夏丏尊先生,为丰子恺打下了坚实的文学基础与文学翻译的功力。第二位李叔同先生,使丰子恺在人格上终生保持君子坦荡荡的行为准则,同时启蒙了他对绘画与音乐的兴趣与热爱。而与日本大师竹久梦二作品的邂逅,令丰子恺在绘画创作上选定诗性入画,从而走上了一条弦外有余音的“子恺漫画”之路。

频繁造访日本只为借出竹久梦二作品

其实,丰子恺生前并没有见过竹久梦二。1921年,在留学浪潮中,丰子恺带着家里凑的1000块大洋,在日本度过了十个月的留学生活。留学时间虽短,但却是他艺术人生的转折点。一天,他在日本地摊上买到一本画册——竹久梦二早期作品集《春之卷》,从此打开新的艺术之门。“当时,日本艺术界的主流是日本画和油画,像竹久梦二这样的素人画家,并没有得到主流认可,但丰子恺先生却从他的漫画中获得巨大的启发。”王一竹表示,于是,放弃西画学习的丰子恺,在竹久梦二作品的影响下,转而求诸毛笔以改良中国画的突破。

然而丰子恺一辈子都在寻觅的竹久梦二,1934年就已过世,不明真相的丰子恺,直到1964年都在苦寻竹久梦二。在竹久梦二去世之后,被追封了画坛地位的他,作品再也没有离开过日本境内。为圆爷爷一个梦,丰羽在日本友人的帮助下,开始频繁造访那些收藏竹久梦二作品的美术馆。“第一家是公立美术馆,当即拒绝了我的请求,后来日本朋友多方打听,竹久梦二伊香保纪念馆收藏的作品最多,没准可以一试。”就这样,丰羽开始了三顾茅庐。

“我今年前前后后去了六回,第一回,自己买门票,自己买午餐。第二回,没买门票,但午餐依然是自己买的。”丰羽回忆说,事情的转机是从第三回造访开始。“虽然自己买了午饭,但是晚饭,终于有人请了。”

日本老馆长被感动终于促成这次大展

那一次,策展人王一竹首次和丰羽一起去了竹久梦二伊香保纪念馆。“当时纪念馆开出一个天价借展费,但我们不死心,想从他们85岁的老馆长身上再努力一下。”就这样,王一竹和丰羽带着丰子恺翻译的竹久梦二作品集,去拜访了这个名叫木暮享的老馆长。“老先生此前并不知道丰子恺,但当他听说丰子恺先生在中国广泛推荐竹久梦二的作品时,显然有些惊讶,只记得当时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比如,丰子恺为什么在那个时代就选择未被认可的竹久梦二。”临走前,木暮享并没有表态,王一竹只记得他问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的梦想是什么?”王一竹告诉他:“我希望能跨越时空让他们交汇。”

就这样,木暮享第二天叫他们再来馆里看作品。早上,老馆长并没有出现,但午饭时,他出现了,拿着王一竹和丰羽送给他的那本书,书页里贴着五颜六色的标签纸。木暮享翻开书的其中一页,指着书中那幅作品问:这幅要借吗?然后又翻开另外一页问:那幅要借吗?“我们心里非常忐忑,还想问问价格,因为我们的预算实在太有限了,但老先生大手一挥,全部免费借了。”并从计划的40件作品,追加到了50件。这位性情中人的老馆长丢下一句话:“我不要钱,就要他们跨时空交汇。”

于是,这次在杭州的展览,将是丰子恺与竹久梦二首度在大陆的跨时空交汇。在第一个“器识文艺”板块,你能看到丰子恺受到竹久梦二作品影响而创作的作品。比如一幅竹久梦二的作品《同级生》——两个昔日的女同学再度见面,坐着黄包车的一身贵妇装扮,而一旁背着婴儿的妇人,却蓬头垢面。“因为这页上寥寥数笔的画,使我痛切地感到社会的怪相与人世的悲哀。”震撼之下的丰子恺也画了一幅《小学时代的同学》,拿着画板的他与挑水的同学相遇。还有竹久梦二画的掌管考试的鬼,被丰子恺接地气地画成中国文曲星。

丰子恺

第二故乡的杭州情缘

应该说,在这五场展览中,杭州站的展出,是最全面体量最大的。丰子恺对杭州情有独钟,曾在《桐庐负暄》(1939年)一文中写道:“杭州可说是我的第二故乡。”17岁那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石门县立第三高等小学后,到杭州投考,考前母亲为他准备好糕和粽子(“高中”的谐音,意味着要他以高分考中),终以第三名的成绩考入浙江第一师范学校(现为杭州市高级中学),开始六十载与杭州的不解之缘。

在颠沛流离的岁月里,丰子恺身在异乡还经常撰文表达对杭州的思念之情,他在写给忘年交夏宗禹的信上说:“杭州山水秀美如昔,我走遍中国,觉得杭州住家最好,可惜房子难找。”杭州的皇亲巷3号、马市街156号、田家园3号、静江路(今北山路)85号都曾留下过丰子恺及家人的身影。

为了展现他在文学、绘画、音乐、装帧、翻译等多个领域的成就,在第二板块“文艺人生”,展览分别以散文家、装帧设计家、教育家、翻译家和画家五个身份对丰子恺进行集中展示。还有第三版块“新月如水”,用丰子恺的朋友圈,勾勒起丰子恺从民国到新中国时期文艺圈的交往脉络。特别是一些知己故友为了丰子恺旧居缘缘堂的重建,共同述说着一个“人走茶不凉”的动人故事。





来源:青年时报    作者:主任记者 张玫 文 主任记者 姜胜利 摄    编辑:程慧雨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