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知识园地> 杭州人文
助力国家盛事 展现当代艺术新魅力 杭州8位进博会艺术家谈当代艺术
发布日期: 2019-01-10 10:38

杭州日报通讯员 赵晓璐 记者 陈友望

《兰》 纸本水墨 260cm×260cm 2018年

《朱砂兰花》 绢本朱砂白描 118.5cm×156cm 2002年

《逝去的风景-豫园》布面油画 73cm×60cm 1998年

《家园》 当代水墨 200cm×50cm×5 2018年

《无界限》 综合材料 110cm×150cm 2017年

《仓木吟》 铸铜 120cm×80cm×25cm 2016年

《清明·河上系列之二》 琉璃 53cm×53cm×8cm 2015年

《高山流水之一》 铸铜 48.5cm×58cm×29cm 2011年

杭州作为中国文化、经济、科技、艺术的重镇,艺术已然成为杭州城市文化的内核、实力和形象,艺术大家更是层出不穷,风华绝代,这次进博会的文艺展示,就有8位著名艺术家(以下按年龄排序)参与其中的艺术创作。

在备受世人瞩目的国家盛事会议空间的陈设上,艺术品作为空间陈设的灵魂,由其营造出的氛围对国家立场与态度有着重要的暗示,也反映出国家的经济实力、文化艺术、政治策略和外交理念。本期为大家带来的是来自杭州的八位进博会当代艺术家的报道,在新时代中西融通的背景下,艺术家营造的这些杭州元素、江南韵味,向世人呈现了大国风范和气派。

面向东西方 走自己的道路

闵学林(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在全球化的新时空中,社会、经济、政治和人的观念都在变革,产生了新的全球秩序与互动关系。全球与本土地域互相渗透,本土独有的文化应该发展壮大。开启当下之门的钥匙依然隐藏在我们的传统之中。在我看来,从自身文化内部建立价值判断的基准线是很重要的。作品不只是杭州的,或者中国的,还应该是世界性的。既能和世界对话,又独属东方。中国当代艺术的工作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性,艺术的创作与西方的文化选择权以及比如身份、差异、多元、观看等问题相纠缠,要站在时代的脊梁之上,面向东西方,走自己的道路,走文化自觉的道路。

返归自然 返归直接

司徒立(广州人,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2004年获“法兰西”艺术与文学骑士勋位)

对于同一株兰花,我以不同方式作反复、迂回的描绘,时而仰视,时而俯瞰,时而平视,以示现高远、深远、平远的整体空间。真正的思想道路只能在迂回中深入。《朱砂兰花》采取斜对角线构图的形式,画线飘洒而有骨骼,线纹造型既符合自然的生长规律,又是有意识地依形造境。在画家以澄明之眼、有组织的意识所开启的境域里,兰花成对开放,叶片纤韧修长,两株花之间略微隔出距离,几片兰草偶尔碰在一起,竟有了肢体的动态,又像弦上的音。如此返归自然、返归直接,正是兰花应有的本色。

自信源自艺术家不懈的努力和独特的贡献

许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教授,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油画学会主席)

今天,我们正史无前例地接近和站在全球境域与本土自信的共生格局的中心。时代的骤变正编织着一个此消彼长、交错杂陈的全球格局,某些顽固的冷战意识、历史偏见依然存在,某些利益争端不断呈现新的冲突格局。恰在此时,中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自主精神,凸显坚定的、崛起的自觉担当,表现出令世人瞩目的自信力量。这种自信源自个人命运与改革开放国家命运维系在一起的一代人、几代人的生命成长,源自中国道路、中国实践、中国复兴的漫长而卓绝的独立选择与坚守,源自中国艺术家们那种不懈的努力和独特的贡献。

中国水墨艺术走向世界的好开端

桑火尧(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院副院长,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

我们中国的艺术家在创作上思想解放,观念更新,艺术手法的多元多样,形成了一个多元丰富的艺术生态链。这次进博会,可以说是一次国家层面的艺术检阅,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中国水墨画的现代性、当代性的转型,依然面临的挑战与困境,中国画如何既续接传统,又融入国际,成为国际艺术生态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有很多路要走。这次进博会,可以说是我们中国水墨艺术走向世界的一个好的开端。让更多的国际友人,关注中国画的新的表达方式,让他们看到中国画的当代性的视觉表达。

当代艺术实际上起着“翻译”的作用

王小松(浙江大学视觉传达设计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国外,我经常出入美术馆博物馆,对整个西方文化史、艺术史、各个流派和重要艺术家及其作品都有很深入的接触。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范式都是舶来的,这种深入的交流会让我对于当代艺术的了解不仅仅停留在表面,而内化为一种思维习惯和生活方式,这对我个人的创作至关重要。当代艺术实际上起着一种“翻译”的作用,也就是说,当代艺术必须将中国人的时代精神和观念气质以全世界人看得懂的方式翻译出去,当代艺术就是一种世界性的艺术通用语言。

两座艺术的巅峰都值得我们学习

林岗(杭州市雕塑院院长,中国雕塑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这些年里我除了做作品,还致力于收藏历代的古砚,古砚收藏的过程中,我时常会想,自两千年前的汉代至唐再至宋,涵盖我们能所见的全部砚台,其中好的依然是好的。好的标杆究竟是什么?并非所有的传统皆是好的,我觉得汉代对于大美的认识才是我们今天所要追寻的。现今我们常说文化复兴,但又何为复兴呢?我想,应是加强我们对中国古代雕塑深入的研究和学习,使得即便作为刚入雕塑系的新生也能了解到秦汉时期艺术家的雕塑作品的价值和重要性。在坚持西方雕塑研究的同时,不忘对中国雕塑学习的重视,二者是并重的,因为两座艺术的巅峰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对象。

用东西方彼此认同的国际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李玉普(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手工艺术学院副书记、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东西方彼此认同的国际语言”是什么呢?我个人理解为是“艺术”。更清晰地讲,是“当代艺术”。艺术是可以达成人与人之间的身心交流。2015年,我在美国康宁进行的一次学术交流时,向康宁玻璃艺术机构的负责人提娜介绍本人,她默默地听着,后来在介绍到我的玻璃作品时,她突然抬头说:“我认识你”。其实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面。后来她说,在网上早就看到过我的作品,是通过作品“认识”了我。虽然我们远隔重洋、身隔万里,但我们可以通过作品读到彼此的心声。所以,在今天的大环境中与西方人交流,谈当代艺术是一件非常有意义、能快速建立起共融圈的渠道。当代艺术的共性所产生的共鸣,是我们能够讲述好中国故事的一个特殊的重要环节。

吸收优秀文明的同时更要坚定自我

施海(雕塑家、油画家、设计师,中国美术学院雕塑与公共艺术学院公共空间艺术系副主任)

当代艺术的诉求应当是当代人所面临的问题与主张。当代艺术无论在形式还是在思想上,其最终体现都是不尽相同的。在我看来,当代艺术是对时代的思考,我在做作品时,并不是简单地从形式上来反应它是不是属于当代艺术,更多的是从我自身对时代所面临问题的思考和见解,并融入作品当中,这也是我自身的诉求。艺术很难脱离事物而真空存在的,它一定是与这个时代和周边环境息息相关的。大数据的信息时代下,艺术资讯也在相互交流和沟通,而要实现文化自信,在立足于本土传统文化的基石上和吸收当代世界优秀文明的同时,更要坚定自我的信念。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通讯员 赵晓璐 记者 陈友望    编辑:吴阳杰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