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区县市文化礼堂展示> 余杭
记区文联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丰国需
发布日期: 2016-01-06 16:34

    把写故事当作一门手艺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每一个孩子的童年都有一个会讲故事的人陪伴长大,那些故事伴着孩子们进入梦乡,成为大人们记忆中的温暖。有一个人从听故事的人转变成写故事、讲故事的“手艺人”,他就是区文联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丰国需。

    四十年的故事生涯,给丰国需带来了无数荣誉,但是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故事让我快乐,更给别人带去快乐。”今年60周岁的他依然在写故事,也在发挥余热教别人写故事,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再出一本民间故事集。他认为,现代的新故事都是从以前的民间故事里衍化而来,都是精粹,不能断了。

    凉风盛来喜爱故事的种子 少年长成爱书人

    “天上一颗星,地下一只灯”,童年时,丰国需的夏夜就是在这样的儿歌中开始的。人们摇着蒲扇,搬一把小竹椅坐在稻谷场开始乘凉闲聊,而丰国需的奶奶则会在这个时候给他讲故事,《孟姜女哭长城》《该死王小毛》《白蛇娘娘会许仙》……那时候,这位老人可能还不知道,她已经在未来的余杭区“故事大王”心中种下了故事的种子。

    少年丰国需背着书包上学堂了,学校的图书室成了他最爱待的地方。为了放假的时候也有故事看,他经常和小伙伴们去河边捡破铜烂铁换钱,再去供销社里买新的图书,“回到家中都能手捧一本书,那感觉真好!”回忆起年少时的快乐时光,丰老言语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吃鱼卡刺心有余悸 处女作却和鱼密切相关

    1971年,初中毕业的丰国需下乡到塘栖的一个渔场工作,晚上值班时,他就点上煤油灯看书。日复一日,丰国需不再满足于只做一名“读者”,开始萌生自己写故事的想法,并慢慢尝试着写些什么。

    1974年,丰国需开始写处女作《渔场新苗》,这篇故事后来获“杭州市革命故事赛讲会”一等奖,并发表在1975年第5期《杭州文艺》刊物上。说起这篇和鱼密切相关的故事,丰国需笑着说:“其实我是不吃鱼的。”原来,他小时候吃鱼被鱼刺卡过喉咙,经历惨痛,从此他不再吃鱼。

    为了这篇处女作,丰国需前后改了15次,至今回想起那段艰难的创作历程,他仍感慨不已,“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写故事选题要新颖。”他认为《渔场新苗》之所以能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选择的主题。在当时,渔场生活是一块没有人涉及过的题材,因此才吸引眼球。

    艰难十年不放弃 再次起步放异彩

    刚要踏上文学创作之路的丰国需,却在1976年停滞了。那时刚刚弄明白“高大全”和“三突出”套路的他,面对没有禁锢的创作环境反而不知何去何从,他中断了创作,这一停就是十年。期间,丰国需一直在进行新闻写作,但他的内心仍放不下故事创作,也一直在默默坚持写故事,但是,不时收到的退稿信令他倍感挫折。

    人生总会有峰回路转,1984年,丰国需参观余杭县首届邮展排队时遇到的一件小事又把他拉回了“写故事”这条路上。“我排队的时候遇上一个大伯分不清‘邮票’和‘油票’,我觉得很有故事性,就开始构思创作。”这篇《一枚邮票》后改题目为《老蒋伯换邮票》,并发表在1985年2月《垦春泥》上。这也让他总结出了写故事成功的秘方:写自己的生活经历。

    认真做“写故事的手艺人” 执着感恩身边人

    再次出发的丰国需充满热情和灵感,陆陆续续创作了许多优秀的故事,1993年他拜师“江南故事大王”吴文昶,几十年来发表了300余篇故事,散见于国内各故事刊物,出版了多部故事作品集,其中《看一眼一百万》曾获第九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民间文学作品奖。

    已经是写故事大家的丰国需常说,写故事、讲故事是他的手艺。他对帮助过他的所有人都心怀感激,他认为最好的报恩方式就是“传承这门手艺”。2002年,他办了一所“网络新故事创作培训学校”,免费进行网上教学。丰国需既是校长,也是老师和管理员,还得自编教材。6年下来,600多位学生从故事网校毕业。这些学生中,很多人成了故事杂志的编辑、主要写手,或者当地文化馆的创作骨干。首届“中国故事节”评选出的8个“山花奖”得主中,有3个是他网校的学员。

    现在,丰国需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还成立了一个“塘栖故事沙龙”,自发开展创作活动。今年,他和朋友们创作表演的精彩故事更是受到省统战部的肯定,让他们成立统战部廉政故事宣讲团,去全省进行故事巡讲。


来源:余杭新闻网    作者:记者 潘怡雯    编辑:许佳炜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