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礼堂动态
无限乡心筑梦想 ——仓前老街改造侧记
发布日期: 2016-03-11 10:49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对于家乡,人们总抱有一种割舍不掉的情愫。所谓故乡就是那个总是在梦里出现的地方,如今要离开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不舍之情弥漫了整条老街。

仓前人走的最多的一条路—仓前塘路

木质结构的老屋用它的古朴述说着老街的历史

街坊邻居都相继搬离老街,老街变得空荡荡

这棵上百年的老樟树,是老街的见证者

老街一角

无论繁华落寞这棵老树一直陪着老街

主人已经搬出老街,留下一屋子的荣誉

左手历史右手梦想,左边仓前老街,右边梦想小镇天使村

仓前塘河边这边具有年代感的老屋让人不禁驻足

坐在老屋门口,望着塘河,谢炳炎老人思绪万千

    仓前塘路,位于仓前塘河北岸,全长约1.5公里。800多年前,南宋建都杭州,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有了这条路。当时,大宋皇家粮仓就建在这条路上,南宋皇帝吃的大米,就是在这里通过水路运往皇宫。800多年后的今天,仓前百姓还是习惯称这条颇赋传奇色彩的仓前塘路为——仓前老街。

    这是一条承载着仓前百姓深厚感情的老街,这是一条见证古镇千年沧桑的老街,这也是一条即将破茧化蝶的老街。它不同于周庄那么婉约闲情,也不同于乌镇那般如诗如画,它并没有向人述说它曾经的辉煌和过去的繁华,它只是那么静静地沉睡,却守护了古镇千年。

    这条老街,本身就是个历史,本身就是个传奇。温婉的江南小城,蕴藏着如许情愫。在这条1000多米的仓前老街上,也许一个不经意,你就走进了一户“不可移动文物”的古建筑;也许一个不小心,你就靠近了一曲传奇;也许一个不留神,你就踩住了一段历史。

    在无数仓前人的记忆中,老街景象里有苍劲的古樟树、长满青苔的青石板、滑腻的鹅卵石、散发清香的竹榻,有夏日里人们乘凉时候谈天说地的景象,有赤脚走在青石板上玩耍的小孩子,有河边淘米洗衣的勤劳女人,还有忙忙碌碌的修伞师傅、箍桶匠。那时候的水很清,那时候风吹芦苇皱了一塘河水,连那历久弥坚的“美人靠”也透出岁月洗礼过的柔情,仿佛等你去追问她们的过往。

    800年沧海桑田,仓前老街迎来送往了无数人,天子、文人、名医、大师都为这块风水宝地折服,更留下了不少佳话。一日,地理学家徐霞客游历至仓前,感叹此处真是个风水宝地,并在《浙游日记》这样写道:“初二日上午,自棕木场五里出观音关。西十里,女儿桥。又十里,老人铺。又五里,仓前。”他在一家药店买了药,在一户人家讨了碗水,又进到一座寺庙吃了和尚给的蚕豆。他不知道的是,那药店今后却成为“杨乃武小白菜”冤案的源头;那户好心的人家出了个“并世亦无第二人”的国学大师;那寺庙的小白蚕豆因特具的美味深受乾隆的喜爱,成了贡品。

    如今,钱爱仁堂药店还在,章太炎故居还在,但老街早已失去了曾经的繁华。千年的沉睡,正是一个孕育新生的过程。如今,仓前这个老街守护了千年的小镇,在它的荫庇和哺育下,正在焕发出灿烂无比的光芒!

    如今的仓前,是未来科技城的核心地块,也是杭州“三镇三谷”之一的“梦想小镇”所在地,生活与生产在这里交织,美味与梦想在这里汇聚,诗意与创意在这里升腾。

    为进一步加快推进梦想小镇三期建设,未来科技城和仓前街道经过商定,于2015年底正式启动仓前老街提升改造工程。

    目前,老街提升改造工程已经进入施工阶段,根据计划,工程将在6月底基本竣工。建成后的仓前老街,自然生态、历史文化和现代科技交相辉映,办公创业、职住生活和精神文化的空间一应俱全,将吸引到更多元化和国际化的创业元素。这条守护了古镇千年的老街,即将获得新生!

    然而,世代居住在老街上的百姓,却不得不暂时跟老街说再见了。虽有万般不舍,但谁又不希望家乡越来越好。挥手与住了一辈子的家说声再见,几次迈出又几次收回的脚步最后化作万般不舍,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思念并祝福老街有更好地未来。

    住得离老街近一点,再近一点

    “从草棚到平房再到现在的三层楼,这房子前前后后造了四五次,真是不容易啊。”陈万祥站在自家门前的水泥地上,视线从大门一直向上望,在二层和三层都停留许久,似乎要将每一帧画面都印刻进脑海,深埋在心中。看着眼前的一砖一瓦,他不禁感慨:“我在这里出生、长大、结婚、生子,这里不仅是一家人遮风避雨的港湾,更见证了咱们老陈家几代人的沉浮啊。”想到马上要离开这个生活了50几年的地方,老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小时候的记忆中,仓前老街可比现在热闹,房子比如今密集多了。老百姓多数住的是草棚,木质结构的房子那就算是有钱人家了。后来,仓前别的地方也慢慢发展起来了,老街上的不少街坊都搬去了别处,老街也就慢慢安静了下来。”说起老街记忆,老陈顿时打开了话匣子:“以前下雨天我们都不用撑伞呢,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当我们表示疑惑后,老陈得意地笑了:“以前从仁爱堂一直到仓前镇政府那里是一路的凉亭,老街上的小孩们上学都沿着这条路走,一路都有凉亭遮阳挡雨的,哪还用什么雨伞啊。”说起关于老街的点滴,老陈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老陈自己有个建筑公司,家庭富裕,很早就在老余杭买了房子,多年前就跟着儿子一家住到了老余杭。但家里的老母亲却说什么都不愿意跟着他们住过去。“我知道,她就是舍不得这里,还有周边的老姐妹,去了新家她怕孤单。”老陈说,“那个时候我妈还算年轻,身体也一直不错,加上我的姐妹都住在附近可以照顾到她,所以我就放心地让她住在了老家。”五六年前,老陈的母亲不小心摔了一跤,受了伤,这下老陈可不放心再将母亲一个人留在仓前的家里了。于是他便又回到了仓前老街。“还是自己家造的房子住着舒坦,街坊四邻都是祖祖辈辈的交情了,要帮什么忙都是一句话的事情。”

    既然要搬走,理应回到儿子家,但老陈却和母亲住到了公司的厂房里。“还是那句话,‘舍不得’。母亲81岁了,一辈子都住在仓前老街,现在让她离开,她一时肯定接受不了。还好我公司的厂房也在仓前街上,离老街不远,有几户邻居也搬到附近,我妈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跟老邻居聊家常。”当一群人在老陈家聊着离开老街的话题,陈妈妈却一直沉默着,沉默地洗菜做饭,沉默地整理床被,沉默地擦拭桌椅。

    “听说以后我们这里是搞互联网的,很多企业都要搬进来办公。梦想小镇现在这么火,以后仓前老街应该也会很繁荣吧。”老陈说话的语调中满是期待。

    有生之年

    希望能再回老街看看

    谢炳炎出生在民国23年,今年已经83岁高龄。对于一辈子一直居住在仓前老街的谢老,对这里深厚的感情自不用说。“在这里待了一辈子,说走就走当然舍不得啦。”妻子严云娥今年也已经81岁。虽然年事颇高,但老两口精神矍铄,采访那天离搬家还不到一星期,谢老夫妇一人一张椅子,坐在门口,晒着太阳,向我们缓缓述说着他们和住了一辈子的仓前老街的故事。

    “我祖籍是台州的,父亲那一辈来到仓前,我生在仓前长在仓前,我老伴儿20岁不到嫁给我,如今在仓前老街也已经住了60多年了。”谢老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他们的子女如今早已成家立业了,一个个从这个老房子里搬了出去,他们俩相依相伴走到现在。“前几年她身体不好,都送医院了,吓得我呀。”说到这,谢老再不敢往下说,他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背。

    谢老夫妻俩在仓前老街每天的生活既简单又充实。“每天早上起来我先去趟菜市场,回来洗洗菜,偶尔洗洗衣服,就准备烧中饭了。下午两个人晒晒太阳,跟街坊邻居聊聊天。”严大妈对他们夫妻俩的晚年生活很是满意。谢老家是两层小楼,如今年岁上去了,夫妻俩从楼上搬到了楼下住。“上面就当仓库放些杂七杂八的,对了,还住着三四只猫。”但凡是老街,总会有流浪猫流浪狗出没,严大妈有时候会给小猫们些吃食,久而久之这些野猫就成了谢家的家猫。“咱们搬走后,这些个猫崽子可怎么办啊。”严大妈想到这几只猫又将成流浪猫,心里不禁担心起来。

    夫妻俩新租住的房子在大儿子家对面,谢老说:“咱们年纪毕竟大了,她身体也不太好,住得近方便儿子照顾我们。”“那个房子倒是挺大,就是太阳都被前面的住房挡住了,哪像咱们现在住的这儿啊,可以天天坐在门口晒太阳。”严大妈对于以后不能坐在门口晒太阳很是遗憾。谢老的家位于仓前塘路18号,一开门仓前塘河就在眼前,岸边的河埠头是谢老家保留下来的,平时洗拖把之类的还是习惯去河埠头。“以前家家户户门前都有河埠头。现在没剩几个了。”谢老是仓前的第一个居民委员会主任,自来水、有线电视都是他那会儿给通的。“那时候仓前有1060多户人家,自来水费都是我一家一家去收的。”当了三届的居委会主任,仓前的角角落落谢老都走遍了。

    谢老的子女都很孝顺,早些年就劝他们搬去跟自己住,但愣是没有一个劝得动的。“我们两个人住习惯了,在老街上呆了一辈子,也不愿意换地方。”如今不得不走,谢老虽然不舍,但又具有老党员的风骨。“咱们当然要以大局建设为重了,小局服从大局,个人是小局,国家是大局嘛。”身边的严大妈也很赞同地点头,说道:“咱们这一代人都是苦过来的,要是没有共产党我们也没有今天的好日子。”

    谢老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能再回老街看看。

    带不走的桂花树,愿它安好

    “我们家四代都住这里,祖上就是农民,房子造地靠后(北)一点,居民的房子比较靠前(南)。”那天是2月28号,房子才租好没几天,老婆、孩子都在上班,许连坤一个人开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一趟一趟地来回于自家房子和出租房之间,把凳子、桌子、电视机等一些比较小的东西搬过去,喘着粗气累出了一身汗。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将一把椅子放到小车上,一边说:“希望能早点回来,越早越好,在外头实在待不惯。”许连坤一家三口工作都在仓前,租房当然也首选在离老家不远的地方,然而如今的仓前街道早已今非昔比,要租到一套满意的住房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就在搬迁的前一个星期,许连坤才拿到了出租房的钥匙,把房子打扫了一番就开始陆续把东西搬进去了。“跟自己家总是不能比的,我们只租到了两间房,很多东西都放不下,只能送人了。”许连坤家两层楼的房子装了五六台电视机,如今已经送掉了一半。

    许连坤感受到的仓前的发展比其他人要来得深刻。58岁的他曾经种过田,做过泥水工、油漆工,去工厂上过班,上北京做过生意,在羊锅村开过店,如今在仓前街上疏导交通。从务农到工人再到做生意,许连坤家的生活条件在一点点地好起来,他们老许家的发展史如同仓前发展的一个缩影。上世纪90年代,仓前很多人都跑去北京做生意,许连坤也是北上大军的一员,在北京发展了三年。2005年,仓前羊锅节横空出世,许连坤叫上几个好友合伙做起了羊锅生意,一开就是5年,那几年老许家的生活条件又有个了一个质的飞越。去年,梦想小镇三期工程开工,仓兴街立面改造对交通有不小的影响,街道临时招聘了一批交通管理员,负责疏导交通。收了羊锅店的老许在家闲不住就报了名疏导起交通来。无论是北上创业,还是开羊锅店,或是梦想小镇建设,这其中都有许连坤的身影。

    要问老许家年代比较久远的一样东西,门口的那颗桂花树算是一个。20年前,老许在一家工厂当销售,工厂里的桂花树长得特别好。其中一棵桂花树的树枝贴着泥土长出了根须,许连坤就把这一株拿回了家,随手一插。“没想到它就这么长起来了,真是神奇。”如今别的想搬的都能搬走,唯独这棵桂花树,老许想移也是无能为力。虽然只是一棵树,但从一支小树枝长到如今,20年光景,老许家里无论是经历了悲欢还是离合,它都是见证者。“希望他们能把它保留下来吧。”老许最后摸了摸门前的这棵桂花树。

    仓前的百姓都在心中描绘着老街的未来,仓前塘河静静地流淌,一条游船驶来,泛起阵阵涟漪,游客纷纷把头伸出窗外,感叹江南竟还有这样一座小镇,河埠头、美人靠在人们的注视下重获新生。木质结构的古朴房子里走出了一群年轻人,他们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关于互联网的问题。章太炎故居比以前更热闹了,络绎不绝的游客都对这位国学大师敬仰不已,更有不少人感叹原来是这个静谧古朴的小镇培养了这样一位伟大的革命先驱。清风徐来,阳光正好,仓前塘河两岸历史和现代融为一体,年轻激情满怀创新创业,下一个马云会不会就诞生在这里呢?

    仓前的百姓是幸福的,他们赶上了未来科技城在这里拔地而起,赶上了文一西路的顺利开通,赶上了创业创新高地梦想小镇的盛大开园。

    仓前的百姓是宽容和开明的,他们有着一颗强大的心,愿意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接受新事物、开创新生活。祝福他们,祝福他们在新环境生活得平安、幸福。


来源:余杭新闻网    作者:记者 孙晨 倪明伟 王珏 通讯员 钟佳菲    编辑:许佳炜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