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他山之石
吾心安处 有一个叫“文化礼堂”的地方
发布日期: 2019-09-06 11:29

一场村运会正在东阳江镇上陈村的文化礼堂内进行。记者林云龙 摄 

8月18日晚,乡村大型实景剧《你好江山》,在江山市大陈乡大陈村文化礼堂的村歌广场迎来首演。200多位演员中,一大半是江山本地的百姓,大多还是大陈村的村民,年纪最大的已经74岁了。

依托农村文化礼堂,浙江的乡村文化生活正日益丰富多彩……当踏进浙江大地上的乡村时,你会发现村民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不全是因为收入的提升,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富足。

2013年,浙江正式启动农村文化礼堂建设,至今已有7年。数据显示,浙江各地已累计建起1.24万余家农村文化礼堂,覆盖了80%以上的农村人口。

有文体队伍与俱乐部,有图书馆和电影院……在广袤的浙江大地上,文化礼堂让乡村文脉有了新的传承载体,乡村正在成为有凝聚力、向心力、归属感的精神家园。

这是一处乡村文化生活综合体

8月末的一天,安吉县天子湖镇高禹村。村电影院的电子公告牌亮了:“本周播放通知:周五晚7点《勇士》,周六晚7点《白蛇之恋》。”

这是浙江首家村级数字影院,2011年投资新建,内有300多个座位,至今已放了1800多场电影。2016年升级后,影院更兼备了剧场的功能,村民不仅可以看戏看剧,甚至可以自己登台表演。

这座电影院,是高禹村文化礼堂三座建筑之一,还有两座是图书馆和移民文化展示馆。

如今的农村文化礼堂,早已突破了“一间房子”的概念,在许多乡村都是由多幢不同功能的建筑构成的群落。比如安吉昌硕街道双一村的文化礼堂,就是浙江多种形态的乡村文化礼堂样本之一。

村里有一座“朱氏宗祠”。村民告诉记者,自从祠堂变成文化礼堂后,定期会举行家风家训的传承,男女老少聚集一堂诵读,除了热闹,更有意义,延续着乡村的文脉。

不仅如此,文化礼堂也可以成为观光点。

去年,讲述年轻人回乡创业的青春励志电视剧《青恋》在央视热播,让双一村一夜之间变成被众多旅行社盯上的“网红村”,时不时有游客团体与你擦肩而过,热情的村民会骄傲地与你闲聊“何赛飞在我家里烧过饭”。而最让游客流连的是村口的竹子艺术馆“竹艺苑”,小到竹篮、竹篓、竹扁担,大到竹桌、竹椅、竹屏风,不失乡民手工制作的淳朴,又藏着设计师独到的巧思,衬着屋外竹林竹海的背景,构筑出一缕奇妙的文化关系。

助力乡村文脉的传承

此心安处是吾乡。这份“吾乡”的认同,不仅来自环境的安逸,更需要一种文化根源上的归属。

走访中,记者发现,文化礼堂的建设不仅提供了公共文化服务的平台,更促成了世代生活在这方水土上的人们,更深入地挖掘并传承自己的文化之根。

在江南,海宁一带的皮影戏最为盛行。2015年,海宁长安镇陆泽村一边筹建文化礼堂,一边想恢复村里的传统——皮影剧团。

8月27日的下午,一走进陆泽村文化礼堂,就听到一阵热闹的鼓乐声,皮影剧团正好在排练经典剧目《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拐进后台,有乐队有演员,有9人之多。现任团长吴富祥很是自豪,毕竟像他们这样分工明确、配置完整的皮影剧团已经不多了。

吴富祥说,2017年文化礼堂建成后,皮影剧团有了更专业的排练场地和演出场所。每当听到礼堂剧场传来阵阵锣鼓声时,闲着的村民就会带上孩子来这里坐坐看看。

剧团还与大学生结成了社会实践的课题组,趁暑假由老艺人们传授一些制作皮影的技巧,接下来还要教授如何演出。“总归是希望能把技艺传下去的。”吴富祥说。

像陆泽村这样,挖掘本村的特色传统文化,寻求传承之路的乡村正在逐渐变多。

安吉县孝源街道尚书干村,因元代礼部尚书杨振普得名。2013年,村里通过复兴成人礼、开笔礼、成童礼、谢师礼等传统礼仪活动,打造品牌文化节庆“尚书文化节”,成为全县乃至全市唯一的传统文化礼仪传承基地,近年更是受到人民日报及央视新闻联播等主流媒体的关注。

为村民自治提供平台

文化文化,以文化人。在浙江的许多乡村,文化礼堂不一定是村里最好最漂亮的建筑,但那一定是最热闹、最和谐的地方。文化礼堂就如同一个按钮,激活了潜藏在村民心中的正能量。

在海宁市许村镇李家村,文化礼堂一月一期的“李家播报”,是村民们人人都放在心头的“李家村发展论坛”。

信息爆炸的当下,方言版“李家播报”在过滤了庞杂的信息后,把村里的大小事以及跟村民息息相关的政策,传达到每个村民的耳朵里。

33岁的村干部费杰告诉记者,“李家播报”每期约2小时,除了重要新闻和法规政策播报以外,还有针对现场观众的播后解惑,接着就进入交流经验的“论坛时间”。“李家播报”结束后,村干部还会下发民情诉求征集表,接受村民提出的各项意见和建议,张贴在文化礼堂的“问题墙”和“回音壁”上,针对每一条及时进行反馈和解决。

从最初挨家挨户请人参加,到现在的场场满员,证明了“李家播报”的受欢迎程度。村民们通过聆听与经验的分享,慢慢建立起了对于村建设的主人翁意识,他们开始关心乡村设施建设,愿意配合拆违建公园,愿意学习垃圾分类……

在走访中,记者还注意到一个规律,文化礼堂越有声色,乡村氛围越是和睦。在海宁市盐官镇桃园村,每个村民都有一把钥匙,可以自由使用文化礼堂,早有广场舞,晚有乒乓赛,时不时的志愿者服务,村里一派其乐融融。

文化礼堂的建设,还为乡村带来浓浓的乡愁情怀。海宁许村镇科同村的农村文化礼堂,改建自年久失修的百年老宅,全面修缮投入的资金大约1/3来自乡贤的捐款,因为承载着太多村民的记忆。

去年,浙江省委省政府制定了《浙江省农村文化礼堂建设实施纲要(2018-2022年)》,这也标志着新一轮农村文化礼堂建设的大幕已经全面开启。而不断涌现出的特色农村文化礼堂样本,也将以不同的方式为浙江的美丽乡村注入生机与活力。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记者 陈淡宁    编辑:程慧雨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