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知识园地> 农业资讯
排排坐 剥蚕豆 一斤不到一块钱的季节快要过去了……
发布日期: 2020-05-21 08:16

都市快报讯 来大姐打进热线说,现在是吃蚕豆的季节,我上班的附近,这段时间每天都有很多人来买蚕豆,都是十几斤、几十斤买,然后坐在路边剥豆。

前天,我找到来大姐说的地方,大学路高官弄,马路两侧有几家蔬菜店,都在卖蚕豆。大伯大妈坐在门口台阶上剥,我数了下,有7个人。来大姐说,早来一点人还要多,“这一排坐满的。”

每家蔬菜店外都放着几大编织袋蚕豆,一家门口泡沫板上写着“大豆特价10元15斤”,一斤不到一块钱。

这家蔬菜店老板说,每年差不多立夏前后,蚕豆大量上市,现在正是最便宜的时候。“我们是薄利多销,这些天每天从勾庄进3000斤来卖,一般上午10点多就卖完了。”

老板说蚕豆是江苏发来的,再过几天蚕豆老了,就下市了。

每个剥豆子的人腿边都放着一袋蚕豆,一个塑料袋放剥好的豆子,一个塑料筐放豆壳。

86岁吴奶奶一边手上不停剥豆,一边告诉我,蚕豆就是杭州人嘴上的“大豆”,剥了以后叫“豆瓣儿”。

吴奶奶买了11元蚕豆,十四五斤,“太重了,剥好方便拿回去。”

吴奶奶一个人住在边上的小营街道。一下子买这么多,除了自己吃,大部分要送给儿子女儿。

“吃不完的,我放在速冻格里冻起来,一小包一小包,要吃的时候,拿出来把外面这层皮剥掉,又可以再烧了。儿子女儿没时间搞这个,我就帮他们弄弄好,这样他们也可以直接吃了。”吴奶奶平时一个人吃饭,今晚打算做一个豆瓣蒸咸肉,再炒一个青菜。

“我小时候,豆瓣是当饭吃的,和玉米一起烧,那个时候没有粮食,大家都吃不饱。后来生活条件好了,豆瓣变成一道菜,家家户户都会吃。”

吴奶奶说,没剥皮的豆瓣在冰箱能放很久,“有的人家放到冬天都不会坏。现在便宜,一次可以多买一些。”

“放得好能吃到明年夏天。”旁边一位大伯剥完了,他买了13斤,剥出来称了下,5斤二两。

74岁的卢阿姨也坐在一旁剥蚕豆。她买了15斤,打算晚上做一道油淋蚕豆。

卢阿姨说蚕豆有嫩的,也有老一点的,嫩的用来油淋,加点葱,很香。老的可以放进冰箱冻起来,慢慢吃。

“这个啊,”卢阿姨手上剥着蚕豆,“我们插队的时候,吃得最多。”

卢阿姨1946年出生,兄弟姐妹多,小时候蚕豆也不大吃得到。偶尔大人买了蚕豆回来,几个孩子坐在一起剥。

18岁高中毕业,卢阿姨去了桐庐下乡插队,每天干农活,日子很艰苦,粮食不够吃,蚕豆放进大锅煮,洒一把盐,当粮食吃。

六七十年代,各家只有一小片自留地,可以种些蔬菜。自留地只有一点点大,各式各样蔬菜都种一点,每样三四株,蚕豆也不是经常能吃到。每到春季蚕豆收获季节,全家人难得能稍微填饱一下肚子,还能过一过嘴瘾。

“以前吃不完的,只能晒干,下次吃的时候再用水泡一下,把外面的皮剥了,煮汤喝……”

卢阿姨一边剥一边感叹,现在生活条件真是好太多了,菜肉蛋想吃什么买什么,想吃多少买多少,吃不完放在冰箱,以前哪有这么好的条件?

乡下待了12年,卢阿姨30岁那年被抽调回到杭州,当了工人,3班倒。4年后结婚生子。

儿子在杭州读到高中毕业,考去北京上大学,然后考研、读博,找工作,留在了北京,又结婚,买房,有了自己的孩子。杭州家里只有卢阿姨和老伴两个人,吃饭也简单、清淡。

“年轻的时候要上班,退休之后我和老伴儿又老了,儿子有了小孩,又要看小孩,那么大的西湖景区,我们都没有好好看过,所以啊,现在我和我老伴儿没事就去逛逛西湖,看看风景……”

卢阿姨慢慢说着,手上没停,15斤蚕豆快剥完了。

65岁蒋大伯今天是过来看女儿的,路过时见这边蚕豆便宜,顺便买了些,坐在路边剥。

蒋大伯说他特别喜欢吃蚕豆,尤其烧饭的时候,把蚕豆放在蒸屉,上面盖几片香肠或腌肉,盐和其他调料都不放,饭熟了,蚕豆也熟了,一锅出来,饭菜都有了,喷香。

“现在我一天吃两顿蚕豆,中饭和晚饭,5块钱就可以搞定!”

蒋大伯祖籍江苏苏州,小时候跟爸妈来到杭州。他说小时候粮食紧张,大家吃不饱,就有了不少“顶饿”的菜,蚕豆就是一种。大人经常一次买5斤10斤蚕豆回来,煮一下,或者和饭一起烧,直接当饭吃。

“春天吃蚕豆,其他时候还有玉米、番薯、土豆……胡萝卜也是一种。”

相比土豆、玉米、胡萝卜,蚕豆因为做法多样,可以煎炒烹炸煮后晒干,而在杂粮和“顶饿”蔬菜领域最受蒋大伯宠爱——既是粮食,又是蔬菜,还是零食。

“但是现在吃起来,怎么没有以前香了?那个时候,真是,吃下去,又鲜又香……”

蒋大伯边上坐着一对老夫妻,他们买了13斤蚕豆,挨着坐,一起剥。他们告诉了我很多杭州人吃蚕豆的方法。

“一种是用豆瓣烧汤,放点笋干,再放个番茄,烧个汤,很鲜的。

“二种是,豆瓣炒咸菜,或者炒笋干,下饭。

“三种是,把大一点的蚕豆洗干净,稍微晾一晾,油炸,这叫油炸豆瓣,吃的时候放点盐,吃起来,和炸花生米比较像,脆。

“还有豆瓣蒸咸肉……

“还有豆瓣弄成泥,想吃咸的加点盐,想吃甜的加点糖,吃起来和青豆泥一样……

“还有豆瓣炒香肠……

“这两天蚕豆有一点老了,再往前推几天,蚕豆剥了外面的壳,不用剥这层豆皮,直接烧,就很嫩的,那个时候最好吃!现在烧的话,就要把外面这层皮剥下来,不过也好吃。”

大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吃法,大伯接过去最后总结:“豆瓣百搭的,怎么都能吃,怎么都好吃!”

王大伯一次买了50斤蚕豆,直接扛着编织袋回去。他说自己买蚕豆是为了下酒。

“放点盐,放点小葱,下酒,木佬佬好。”

79岁的严阿姨住建国北路,她买得不多,打算回到家再剥。

“老伴儿去世一年多了,我一个人住……每顿饭差不多就弄一个菜。”

严阿姨做蚕豆的方法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蚕豆买回去,剥好,水煮一下,加点盐,吃的时候配一听啤酒。

她说,一个人,这种做法最“便当”。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孙毓    编辑:程慧雨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