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礼堂动态
古镇换新颜
发布日期: 2020-11-27 09:49

瓶窑电影院“新颜”

龙门古镇素有“敬老”的孝道文化。图为不久前的重阳节,镇里邀请部分高龄老人和残疾老人欢聚在孙氏宗祠里,观看越剧、歌舞、魔术、小品等精彩演出。

国庆期间, 老街变身“晒秋”街,玉米、辣椒等数十种秋收农作物摆放在街头巷尾,处处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古镇,是历史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古镇中的物质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赋予我们城市记忆的真实感和生活环境的延续感。

早在2018年,杭州就发布了《关于加强村镇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与利用的指导意见》,充分发掘和保护利用村镇历史文化遗存资源,有效改善村镇历史文化遗存承载环境,进一步彰显村镇历史文化特色。

近年来,经过不断探索和实践,杭州在古镇古村保护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挖掘出了独特韵味别样精彩的地方特色历史文化遗存——建德市梅城古城依托当地丰富的人文景观和深厚的文化底蕴,融合历史文化保护与旅游开发,形成了以严州文化为中心的综合旅游体系;富阳区龙门镇将小城镇综合整治与古镇保护相结合,注重引入古镇文化元素,凸显了整治成效与亮点;余杭区瓶窑老街重新发掘本地文化,采用文创+旅游模式,促进城镇有机更新……在杭州,一座座山水环境秀美、人文气息浓厚的古镇正跃然纸上,新生活、新业态、新人文正焕发出宜居兴业的动人光彩。

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在应对人口变迁、环境变化、经济发展等问题时,古镇古村保护也面临巨大的压力和严峻的挑战。古镇开发,如何防止“千镇一面”?如何以世界眼光和现代理念审视古镇古村的保护与开发?如何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发挥历史文化遗产推动发展、惠及民生的作用?

样本一 富阳龙门古镇:文化遗产的“薪火传人”

作为杭州全市唯一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龙门是孙权后裔最大的聚居地,积淀了独具魅力的孙吴文化、三国文化和宗族文化、古建筑文化等,是中国传统村落文化的地域缩影。

“活着”的保护,远比推倒重建有难度。龙门古镇在保护与发展、复兴与建设中,走出了怎样的路径?

传承文化之“古”

古镇之古,迄今已逾千年。据考证,早在汉代,龙门就已形成村落。相传东汉严子陵游历至此,写下“此地山清水秀,胜似吕梁龙门”,故得名“龙门”。

龙门之古,浓缩在历史建筑中。白墙黑瓦、书院牌坊,寺庙祠堂、高墙环列,马头翘角、河畔桥廊,处处是历史,步步有文化。冬日,记者踏着卵石老路,探访龙门。窄巷深道,曲径通幽,层层佳景,别有韵味。

“2平方公里古镇内,留存着明清以来的古厅堂65座,古民居300多栋。我们坚持保护第一、合理开发,坚持原真性、整体性、可读性和可持续性,注重原材料、原工艺、原式样、原结构、原环境,确保原汁原味,维护原生态生活方式。”龙门镇旅游产业部主任何洪波说,古镇不仅是旅游景区,更是老祖宗留下的精神遗产,在古镇保护与发展中,首要的是秉承文物保护的思维。

龙门镇正是按照古建筑“修旧如旧”“四性五原则”的标准,对核心景区进行控制性修缮;同时,还对其周边相关区域的民宅加以利用与整体布局,引导原住民自觉加入保护性开发中,从而逐渐营造了人人都是保护主体的氛围。

保护得当,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这里,逛一逛千年古镇,尝一尝地道的“牛八碗”,赏一赏龙门夜景,过一番“向往的乡村生活”。

商业开发有“度”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44岁的何苗娣在龙门溪边,开了家馄饨铺。

“我是本地人,没离开过古镇。以前镇上老人孩子多,现在年轻人多,一到周末节假日就很热闹。”在古镇,何苗娣遇到不少年轻人,吃馄饨也不忘发朋友圈,晒一晒幸福的味道。还有不少漂亮的女孩,拿着手机直播。“我们这里也是网红打卡点了。”她笑着说。

如今,龙门古镇已逐渐展露出新旧交织的风貌。“古镇现在既是配套成熟的景区,也是生活化气息浓厚的古村落。这里保留了7000多原住民,延续着传统的生活方式。”何洪波说,原生态的居民生活状态,是龙门镇保护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内涵。

为了保持好原汁原味古镇风貌,古镇还先后投资建成党建三馆——统战之家海峡两岸交流馆、孙晓梅故居、廉政文化馆。此外,修缮完成的古建筑保忠堂、山乐堂、丰受堂、孙氏宗祠等也焕发新的生机——保忠堂引入“互联网+非遗”项目,建设成为龙门非遗产业园;山乐堂成了民间艺人传承剪纸等非遗技艺的场所;丰受堂引入富春墨庄项目,开展“文创+体验”的文化旅游;孙氏宗祠作为展示“东吴战马”等民俗节目的舞台,每日向游客演出……在这里,民生改善与历史遗存共融,传统文化与时代精神共融。

规划建设重“民生”

家门口就能看到青山、田野和秀水——在龙门镇的民宿,随时能感受到这种返璞归真。

盛清风在富阳生活了24年。2019年9月,他和妻子回到祖居地龙门镇,开了一家名为“清风小苑”的民宿。“我们的客房都要网上提前预订,经常爆满。”盛清风说,客户大部分来自长三角地区,其中有一半的客户来自上海和安徽,“能回到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很有归属感,这就是我们的乡愁和幸福感。”

近年来,龙门镇大力鼓励村民发展民宿经济。高端民宿中龙门驿庄园原先是闲置近10年的集体资产,后在政府引导下,经招商引资后装修为具有民国风格的精品民宿,盘活了资产;欢庭·龙门印象是在古镇环境整治过程中,通过拆除猪圈等附房而“拆出的产业空间”,不仅美化了环境,也带动了产业。

同时,去年,龙门还成立了全区首个民宿餐饮休闲协会,51家民宿接待游客5650余人,带动民宿经济82.8万余元。游古镇、住民宿、赏民俗、吃土货一条龙休闲产业链日见活力,真正打通美丽经济与群众获得感之间的“最后一公里”。

“古镇复兴要做好提升文章,保护传承是基础,合理利用是方向,从而实现保护古镇、发展旅游、造福百姓的多赢。”龙门镇党委书记凌涛说,要始终坚持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道路,依托生态资源优势、古镇名镇效应,做好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民宿培育、优质项目招引等工作,努力把美丽乡村转化为美丽经济,让老百姓更有获得感。

样本二 余杭瓶窑老街:一口窑的文创之旅

从良渚时代的玉器雕琢,到南宋时代的制窑鼎盛,再到近代的山货市口,瓶窑宛如一个沉静的长者,用历代匠心记录着城市的变迁和文化的发展。到了新时代,这片土地又该如何传承、创新和延续文明?记者试着从瓶窑老街的文旅焕新中寻找答案。

修旧——回到记忆里的繁华老街

2020年11月21日,是一个令马传儿无比兴奋的日子。这一天,第三届浙艺金鹄电影节在瓶窑老街开幕,开幕式的举办地,就在马传儿放了大半辈子电影的瓶窑电影院。

苕溪北岸,从西险大塘过瓶窑桥,就是瓶窑老街。

马传儿是1979年来到瓶窑老街的,当年他22岁,看到瓶窑电影院在招工,他就从老家临安来到这里,成了电影放映员“小马”。

“从早上9点开始放,放到晚上12点,每一场都人山人海。《少林寺》《红楼梦》,都是当时的热门电影。”在马传儿的印象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瓶窑老街,是方圆几百里最热闹的集镇,饭馆、小吃店、书店、服装店……一排排整齐的房屋,前面是店铺,后边是民居,这个因窑兴起的小镇,每一处细节都刻画着居民们勤劳质朴的品质。因为毗邻苕溪,瓶窑的水运十分发达,每天一大早,周边9个乡的村民还会挑着货物,经由苕溪来老街赶集。

只是这样的光景,到21世纪后就越来越少见了:随着年轻人越来越多往城市跑,老街成了个“留守老人”,斑驳的建筑积满灰尘,一家家店铺相继关门,瓶窑电影院也在2010年停止放映,“小马”则成了“老马”。

失业的老马只能四处找零工,虽然工资还算过得去,但他心里总记挂着电影院能在某一天重新开放。

老马的期待没有落空。2017年初,瓶窑镇启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0.44平方公里的瓶窑老街就是整治的核心区。经过一年多时间,老街焕发了“新颜”:深灰色的“水刷石”墙面,黄棕色的窗框配上方形玻璃……一股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复古风扑面而来。瓶窑电影院也被修葺一新,成了镇里的文化礼堂,不仅免费给老百姓播放院线电影,还时常举办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文化活动。

2019年11月23日,经过改造提升后的瓶窑老街以全新面貌正式开街。开街当天,瓶窑镇即与杭州市10家知名旅行社签订了旅游推广联盟合作协议,成立“良渚古城—瓶窑古镇” 旅游推广联盟,并推出“窑山艺市”平台,重点聚焦文创产业,为“创客”提供广阔的平台、丰富的渠道与发展的机遇,同步牵引和带动老街周边产业。一个融合地方特色、彰显文化内涵的文旅老街,正大步向大家走来。

引新——老街晋升新网红

街有味道了,人自然就来了。以今年国庆假期为例,瓶窑老街共举办了55场民俗特色活动,接待游客11.3万人次,营业收入约208万元。

除了参加热闹的节庆活动,沿着洋山湾游步道绕东苕溪走一圈,也是每个游客的必选项目。

洋山湾游步道,也是在老街的改造提升中建立起来的。不过对于老街的居民们来说,这可不是一条简单的景观游步道。

“以前每到汛期,苕溪就会发大水,居民都出不了门,物资都是靠冲锋舟送来的。”在瓶窑长大的陆伟芳,对小时候梅雨季的场景记忆犹新。“现在有了这个洋山湾以闸代堤段,每当苕溪涨水时,只要一开电闸,挡板就会竖起来,形成挡水墙,保护老街不受水淹。”

如今的瓶窑老街,不仅有窑山公园再现800年前的南宋制窑风情,南山摩崖石刻彰显千年前的鬼斧神工,还有良渚玉雕、风筝灯彩、纸伞、陶艺非遗文化展示馆展现“老底子”风貌,更有灯光夜市、名品购物节等时尚活动为街区注入新活力。而不久后,这里会更丰富更具活力——

今年,瓶窑老街积极开展招商引资、招才引智工作,已招引布舍·瓶窑项目、“自然造物民艺基地”项目、“玉琮瑢文化餐饮”项目、“亭市”古陶瓷艺术馆等15个文旅文创项目。以黑胶唱片为主体的刘雪枫音乐馆、网红TEAMLAB光影餐厅等,都将成为瓶窑老街下一个网红打卡地。另外,海洋乐园也已在近期完成了招商,预计在明年暑假,孩子们就可以到瓶窑老街与美人鱼互动,体验别样的海洋之旅啦!

“瓶窑老街距良渚古城遗址公园西门不足1公里,镇上也已开通往返于遗址公园与老街之间的免费公交接驳专线。”瓶窑镇党委委员周冬梅介绍,依托瓶窑老街独特的地理和文化优势,明年,老街还将以打造“世遗创意生活引领地”为目标,在基础设施、项目招引、内涵打造、产品供给、宣传营销等方面加快推进。比如通过串联古城码头(遗址公园西门)——老街码头(瓶窑老街)——湿地码头(北湖草荡),打造一条水上观光游线,实现镇隐景中、景浮水中、水融诗中的美丽景象;围绕老街水系和河埠头,打造一场实景演艺秀,做活夜间经济品牌,再现地方窑艺生活等。

专家观点:传承就是创新

黄冠杰 浙江省村镇研究和发展研究会副会长

古镇的改造和提升,必须在系统、深入、具体地挖掘传统遗存基础上,结合当代和后代人的生产生活需要,来思考和谋划古镇改造提升的内容、对象,以及方法。

就传承和创新的问题来说,传承其实就是创新。传统文化要传承下去,一定是适应新形势和新条件发生变化。创新就是一种积极的变化。保护古镇的思路,一定不是把它当成一个静态的物去保护,而是要把它的精神内核运用到当代的生活中去,还要传给下一代。杭州在古镇保护、小城镇综合环境整治、乡村振兴、美丽乡村建设等各方面都勇于探索,做出了很多全国的示范。我认为,古镇的保护利用应该遵循保留和创造相统一的原则,新旧辉映,共同打造一个全新的人居、旅游新世界。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记者 郑莉娜 葛玲燕/文 倪宇翀 李忠 郑承锋/摄    编辑:陈俊男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