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乡村旅游
三江渔火节明天开幕 “渔火点点”美景重现
发布日期: 2021-04-27 14:30

“史上最热五一黄金周”要来了 

新安江、兰江、富春江三江交汇处有件大事要发生……

都市快报讯 夜幕渐渐降临,随着轻轻的桨声,一条小渔船悄悄驶过,船头和船尾渔灯两盏,和远处山顶的塔光一起,点缀在如画暮色中……

昨天傍晚,新安江、兰江、富春江三江交汇处的建德三都渔村里这一幕,让大家直呼“太有意境”,有人拍了视频发到朋友圈,立即引来一阵“骚动”。

大数据分析的“史上最热五一黄金周”就在眼前,三都渔村正在准备一个大动作,除了前几天渔嫂们进行的“渔村九鲜”厨艺大赛,更重磅的是三江渔火节,就在明天开幕。

轻舟片片,渔火点点 这是一张照片引发的创意

三都渔村其实叫三江口村,因位于新安江、富春江、兰江三江交汇处而得名。

据史料记载,元朝末年,朱元璋打败陈友谅,将其麾下陈、钱、林、李、袁、孙、叶、许、何九姓将领的族人,驱逐出陆地,不准在岸上居住,俗称“九姓渔民”。由此,他们在新安江上以舟为家,以渔为业,日出而息,日落泊舟。

因为有着浓厚的渔文化,大家习惯把三江口村称为“渔村”,这里有着“望古塔,游三江,扬帆七里醉渔家”的天然美景,渔村的旅游业不断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人前来探访渔村最原始的生活方式、渔民文化的由来。

“旅游要一年四季常吆喝,面对即将到来的‘史上最热黄金周’,我们能干些什么?”三都镇旅游办工作人员说,渔村肯定要从自己特色出发,讨论中想到了三都旅游最新宣传册中的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由建德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周密拍摄:暮霭沉沉,水天无际,轻舟片片,渔火点点,暮色如画……

“照片是2014年拍的,地点就在渔村上游入口位置。那时候的渔村还没发展起来,知道的人也少,我们觉得这么美的三江口,是不是可以通过摄影来进一步挖掘渔村特色。”周密说。

了解到九姓渔村的故事后,觉得渔灯渔火值得一拍,就让村里帮忙找了九条渔船,拍摄渔火点点。渔船有了,但是要想拍好这一景观可没那么容易,“渔船摆哪里、怎么摆、什么时候拍,要看天气看光线……花了不少工夫,好在成片很不错,照片一发布就引起了关注,有很多摄影爱好者特意寻来拍渔火。”

“不光摄影爱好者,很多游客也慕名而来。后来在三都的所有宣传册上都会用这张照片,甚至在网上只要提到九姓渔村,就有这张照片作为配图。”三都镇旅游办工作人员说。

“这么好的特色美景,能不能成为渔村的一个网红打卡点?渔火节的创意就来了:看渔火、听渔歌、品鱼鲜、观渔俗、赛渔景、乐渔家。”

生在渔船长在渔船

2岁会游泳10岁会捕鱼

听老渔民钱天生

讲九姓渔民的故事

“渔火是什么,是我们九姓渔民生生不息的生命图腾。”我们找到村里的老渔民钱天生,听他讲起了九姓渔民的故事。

“我生在渔船上,长在渔船上,2岁就会游泳,10岁开始捕鱼,我家祖祖辈辈生活在渔船上。”他1953年出生,是家里的老大,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

在上岸居住前,一家六口生活在一条渔船上。一家人不分房间生活在一起,在现在想来不可思议,但九姓渔民在当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当时每家每户差不多都是五六口人,有几户会有十多人,吃饭睡觉全在一起,不会觉得挤或者不方便的,从出生就是这样,早就习惯了。”

回忆起小时候的生活,钱天生总是反复强调着一个字:“苦”。“不管刮风下雨,都在船上,天天都要捕鱼,捕不到鱼,就意味着会没有东西吃。吃的东西也很简单,多是鱼虾,清炖水煮一下,没什么调料。”

“一艘船就是一户人家,儿子结婚了会有一艘新船,和现在结婚置办新房的道理一样。”钱天生的爸爸就是在结婚后才有了自己的渔船,“我爸妈是订的娃娃亲,举行的就是水上婚礼。”

水上婚礼是九姓渔民的传统婚礼,整个婚礼有迎亲家船、送嫁妆、唱利市歌、喂离娘饭、抬新娘、拜堂、入洞房、抛喜果等环节,全在船上完成。

独立成家后,大多数的渔民家庭也都差不多,渔船里只有人口会随着时间增加,器物永远只有那么几件,“船上最多的就是捕鱼用的东西,一个铁锅,一把椅子,再大的船也不会有太多的东西。”

“我们那时候虽然住在船上,但是会时不时到岸上卖鱼,再买些吃的用的,小孩也会到岸上上学。只是因为船总是不停地走,靠在哪个岸边不一定,我上学也是断断续续,总共加起来也就一年左右吧。”

到了1970年,钱天生一家上岸了。

“一开始大家其实都不太开心,因为水上和岸上衣食住行有很多的不同,生活上一时难以适应,比如平时我们在渔船上都不穿鞋的,方便随时随地就能跳到水里去,到了岸上后不穿鞋不行。

“后来慢慢适应了,大家开始发现住在岸上的好,孩子们可以上学,吃的东西也变多了。

“捕鱼的技术和工具也有了很大的进步:之前用的是渔网钓竿这种简单的工具,上岸之后,开始使用一些大型的捕鱼工具,还会十几户人家联合起来一起捕鱼,收入高了,日子也越过越好。”

白天睡觉晚上忙碌 渔火,是一天劳作的开始

对大多数人来说,天黑点灯,意味着一天接近尾声,对九姓渔民来说,渔灯亮了,这一天才正要开始。

“渔灯对我爸爸而言,就像是闹钟一样,渔灯亮了,他就起床,要开始准备捕鱼了。”在过去的九姓渔民家里,男女分工十分明确,男人负责打鱼,女人负责编织渔网和料理家务。

因此,在钱天生兄弟二人还没学捕鱼之前,家里主要靠钱天生的爸爸一人捕鱼。“捕鱼都在深夜,所以爸爸和我们生活作息相反,他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开始忙碌。”

太阳落下大半的时候,渔船们就陆陆续续把灯点起来了,也有一些渔船会等到天完全黑,可以省点灯油。灯油用的是煤油或者松脂,虽然不贵,但都得上岸去买,所以都会比较节约。

“生活在水上的日子,物资缺乏,总是能省一点就省一点。渔灯也不会点一晚上,一般都是撒网和收网的时候点一点。”到了深夜收网,渔灯点亮,大家开始在星星点点渔火中忙碌。

钱天生还记得自己小时候迷迷糊糊醒来看见爸爸在收网的画面:“灯一亮,爸爸在收网,网一点点拉上来,有时候妈妈也会起来帮忙。”

渔船上没有钟表,什么时候收网全凭经验。“我刚开始学捕鱼的时候,是看月亮和星星来判断时间的,但是有时候天气不好看不见。后来时间一久形成了自己的生物钟,撒网之后睡着,醒过来正好是收网时。”

捕鱼的收入很不稳定,有时候能有几十斤的收获,有时候只有几条。“鱼特别少的时候,就会把渔灯一直点着吸引银鱼,银鱼喜光,会寻着渔灯过来。银鱼的价格相对高一些,只要能捕到多一点的银鱼,多用点灯油也划得来。”

钱天生还没上岸居住之前,看到的渔火多是零星两三点,因为渔船不太会靠得太近。

“在岸上生活后,经常是多户人家一起出去捕鱼,十几艘渔船一起出去,天微亮的时候一起回来,看起来渔火点点很漂亮。”

“我们村里还有76户渔民,近50艘渔船,平时晚上出去也会带灯,只是现在基本是用戴在头上的矿灯了,这样更方便。”三都镇三江口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黄伟说。

现在的钱天生,除了打鱼,还有份“兼职”——“媒公公”。“为了让九姓渔民的文化传承下去,我们村里会定期表演水上婚礼,我演的是媒公公,主持过多少次记不清了,但是每次看的人都很多。”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见习记者 周辰璐 通讯员 刘志强 摄影 周密等     编辑:陈俊男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