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礼堂动态 图片直击 视频展播 文化活动 礼堂最美 他山之石 服务资讯 知识园地
● 当前位置: 杭州农村文化礼堂> 知识园地> 杭州人文
西泠印社百年前发起了一场文物保护行动
发布日期: 2022-07-03 07:45

杭州日报讯 杭州西湖孤山西南麓湖山绝胜处,有一座初建于清末民国、现今占地约五千平方米的精湛的山地园林。“占湖山之胜,撷金石之华”,北枕孤山,南瞰双堤,正是名闻遐迩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西泠印社。

在这里,一百多年前竟然发起了一场文物保护行动,在学界掀起了轩然大波。这是一群在人们意识中,往往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迂腐书生,面对“炎汉一片石”命运不测之机,却奋力保护了一件差一点流失到海外的国宝级文物。

清咸丰二年夏五月,浙江余姚严子陵故地客星山下,一位严姓村民挖到一块平整的石料,拟留作日后砌墓壁之用,运回家中清洗后,发现竟是块有字的石碑。他告知近村富绅周世熊前往辨识,周发现字体古朴异常,非同一般,出钱给村民后,运至自家庭院,“卜日设祭,移置山馆,建竹亭覆之”,并墨拓了百余份,分送各地金石同好研究。

谁知咸丰十一年石碑横遭一劫,时太平军攻城略地,兵至余姚,驻军周院,将周置放在竹亭的石碑、汉晋砖石悉数推倒,垒作灶台。太平军退后,“石受熏灼,左侧黔黑,而文字无恙”,周世熊喜出望外,认为“凡物隐显成毁,固有定数。此碑幸免劫灰,先贤遗迹,赖以不坠”,是天意所为,告之子孙后辈,精心收藏,不得贱卖。

1919年,古董贩子江苏丹徒人陈渭泉看到石碑拓本后,费尽心机找到这件被称为《三老碑》的古董,终以3000大洋高价从周氏后人手里购得,运至上海,待价而沽。1921年,日本商人得知后,欲以重金收购。

浙籍古董商人毛经畴将消息转告绍兴安昌籍上海县知事沈宝昌。沈宝昌是一个颇有爱国热情的官宦。1915年,第二届远东运动会在上海举行。这是中国首次举办大型国际运动会。当时上海没有中国人自己的运动场,只能借用洋人虹口靶子花园的场地进行比赛。沈宝昌深受刺激,发誓建成了近代史上第一座中国人自己的体育场,即1917年建的上海公共体育场。

沈宝昌听到珍贵的石碑可能要流之日本,心急如焚,马上将海宁籍上海海关监督官姚煜找来商讨,一面严守海关“不忍古物之沦亡”,力阻该碑过关流失异域,一面即报金石行家西泠印社创始人之一的丁仁审验石碑的文物价值。

丁仁找到陈渭泉,仔细辨识这块“石受熏灼,左侧黔黑”的碑,确为东汉之石。此碑缺碑额,存217字,为记事碑,为的是“莫副祖德”,慎终追远。书为由篆入隶,篆隶合势,波磔起伏,野逸拙趣,书风醇古朴茂,雄浑遒劲,尽率意由。丁仁看得两眼放光,浑身发热。

不料陈渭泉坐地起价,要8000元大洋,面对天价,丁仁急赴上海,与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吴昌硕紧急商议。吴昌硕说,乡邦文献的佑护传承乃吾浙之传统,而此碑文字奇古完整,若任其转徙,或竟流于禹城之外,使后生学子不复见汉人遗迹,岂非吾邦人之耻耶。莫不以为与其“一人守之,不若与众人共守之”。刻不容缓,吴昌硕急回杭州,发动西泠印社社员作画义卖,广联同乡,布告同仁:“此吾乡邦文献所系,讵可弃诸禹域之外。”吁请协力“醵金赎之”,“大雅宏达,共成斯举”。

艺界大咖吴昌硕登高一呼,广受浙人响应,浙江督军卢永祥、上海知县沈宝昌、海宁籍遗老姚煜、湖州首富张均衡、乡贤文人俞寿璋等社会名流均献余粮,慷慨解囊。吴昌硕自身先行,昼夜作画义卖助捐。印社同仁踊跃认捐,“不旬月而事集”,共65人募集大洋11270元。其中,8000大洋赎碑,3270大洋建石室永久庋藏。

1922年7月,石室落成。至此,三老碑归藏西泠印社,成为镇社之宝,后被列国家一级文物。见证了印社先贤大师为保护国之重器,凝聚社会力量护宝的文化义举,吴昌硕还特别题写《汉三老碑石室记》。民国许秦云有诗云:“三老神碑去复还,长教灵气壮湖山。漫言片石无轻重,点点犹留汉土斑。”

汉碑《三老碑》全称为《汉三老讳字忌日碑》。“三老”是汉代官职,对于研究我国古代官制、石刻家谱、书法沿革,有着极为重要的研究价值。因此,一经发现,世人瞩目,海内金石家视若珍宝。何绍基赞之为“东汉第一碑”,名士朱景彝1924年题“东汉文章留片石,西泠翰墨著千秋。”

汉三老石室位于杭州西湖孤山上的西泠印社观乐楼南,文泉西。整体外形犹吴越宝箧印经塔,正好与1924年建的华严经石塔隔泉相望。这座华严经石塔是杭州唯一一座密檐式建筑石塔,而汉三老石室重檐攒尖顶,顶部又是一个小型的石质宝箧印经塔,造型结构也是江南古建孤例。两者相映成趣,是西泠印社不可或缺的珍贵文物。

今年是汉三老石室建成101周年。现时保护文物遗产已是民族的共识,可百年前,积贫积弱的中国,从政者“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山河都任失之,遑论区区块石。正是这个古迹毁损,文明劫掠,触目惊心的历史时期,感恩昌硕,感恩西泠,留下了中国文物保护史上一次可歌可泣的爱国护宝义举。

近日我详查“三老碑事件”的大多文献,多从文物价值角度上予以论述。其实“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的壮举,那种人间真气场,更珍贵无比而值得大加研述。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    编辑:程慧雨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01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